“摇钱树”变烂包袱 美华人做房东赚钱有苦说不出

更新时间:2021-06-18 10:43:53 作者:我帅啊 阅读:533

中新网3月29日电 据美国《侨报周末》报道,美国许多新移民盼望出租房屋赚钱,殊不知做房东有做房东的难处。一不留神,钱没赚着,也许还会赔本。以下三个房东与房客间纠纷的故事,虽不能代表华人房东的普遍状况,可也能让人从中窥探到华人房东常常遭遇的窘况。

“母夜叉”反客为主吓跑房东

数日前几位朋友在一起喝茶,柔似密居民吴女士讲述了一件“新鲜”事:她的房客丽莎经常无理取闹,以至于三次惊动警方,撵跑了两家房客,最后吓得她这个房东也躲到帕沙迪纳姐姐那里不敢回家。语惊四座。

其实接连二三发生在吴家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可经丽莎这么一闹,就成了惊动警方的“事件”了。

第一次事件发生在去年夏天,屋里的空调坏了,吴女士只好天天开着二楼阳台的门,为的是透透风。结果遭到丽莎的兴师问罪,说开着阳台门威胁到她的安全,说自己身价高贵,出了事吴女士负不起责任。吴反驳道,这个院子住着十几户人家,院子里常有孩子们玩耍,有谁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不知屋里有没有人和枪的情况下搭梯子爬上二楼阳台入室抢劫?吴女士的老公质问道,既然是有钱,干吗不用Cash去买豪宅?干吗窝在我们这个民宅的一个小屋内?

几句话弄得丽莎哑口无言。她恼羞成怒撒起泼来:“你们说话注意点,我可不是好惹的,你信不信,我要让你今天死,你就活不到明天早上。有种你明天在家呆着别动,我让我的人整死你信不信?”吴女士吵不过丽莎的“高音喇叭”,只好拨打911。但因为没有录下恐吓的证据,事情不了了之。

第二次事件的导火索是另一家房客符女士的孩子在院子里玩耍没有锁上楼梯门,“危及到了丽莎的人身安全”。符女士觉得丽莎有些小题大做,孩子们在院子里玩,大人也经常出出入入,况且房东住了几十年从来都没发生过什么案件。吴女士也插言对丽莎说,“如果你觉得我们这里不安全,你可以搬走。”听到这话丽莎扯破了嗓子大吵大闹,“我偏不搬,看你能把我怎样!”结果惊动了邻居,拨打了911,警察再次出面调解。事后警察对吴女士说:“这个丽莎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你永远不会有安宁的日子的。”

第三次事件的导火索是一瓶放在门口小桌子上的杀虫剂。丽莎指着吴女士的鼻子问道,“你想毒死我啊?万一我把它当清洁剂洗碗刷盘子,出了人命你负责啊?”吴女士反击,各家都有自己的用品,你干嘛用人家的东西啊?这和小偷偷了人家的耗子药误食致死,反倒向被偷的人兴师问罪有何两样?发现自己理亏,丽莎话锋一转,又说起另一件事,“你把假L1的报纸新闻放在桌子上什么意思?我可是真的L1来美国的,你用不着跟我来这套!”吴女士反问道,“没做亏心事,怕什么鬼叫门呢?”两次“窝脖”后,丽莎深更半夜不停地用力摔门泄愤,把房东和另一家房客都弄得无法入眠。吴先生出来制止,丽莎吼道,“我乐意,我偏摔,我高兴,你能把我咋的?”吴先生夺门而入,给了丽莎一个耳光。丽莎也不示弱,操起一块桌板朝他头上砸来。他一弯腰,桌板砸在背部,“喀嚓”一声折成两半。他夺过桌板反过来痛打丽莎。

丽莎发现占不到便宜,便拨打了911。经过调查,警方认为丽莎没理,但属民事纠纷,不了了之。直到有一天吴先生在另一次争吵中偷录了丽莎恐吓之词,并声称要找律师告她恐吓罪,她才自知理亏搬离了吴家。

“摇钱树”变成了烂包袱

两年前圣盖博居民谢女士贷款买了一栋八房两厅的小二楼,开起了家庭旅馆,开始的时候生意不错,所有的房间全都租了出去,基本上抵消了每个月的还贷。谢女士满心欢喜,以为自己找到了一棵摇钱树,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可是好景不长,随着美国经济危机的日趋恶化,失业率的日益上升,她的房客数量也日趋减少,到了今年开春就只剩下三家房客了,除了自己住的一间,还剩四间空着。这让没有工作的她百感交集,原来的摇钱树一下子变成了沉重的包袱。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谢女士把主意打在了房客的身上,以房客提前搬走为由,扣押一个月的抵押金不还,结果引起两家搬走房客的不满,双方各说个话,闹得不可开交。谢女士认为,当初租房时就说好了租期一年,押金一个月,如果提前解约就要扣押抵押金。现在两家搬走的房客均属此例,所以她要扣下他们的抵押金作为违约补偿。两家房客的说法是,虽然当初房东的确有这么一说,可口说无凭,双方并没有为此签下书面协议。因此,房东单方面扣下抵押金属违法行为。

目前,这两家搬走的房客联手找律师要状告谢女士扣押抵押金的违法行为,等待她的将是一场既耗时又破财的官司,这对于已经因为房客搬走而在还贷问题上捉襟见肘的谢女士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面对来自各方面的种种压力和生活窘境,谢女士越来越忧郁,最后被医生诊断罹患了忧郁症。

“不可抗力”之后的官司

今年冬季接连不断的暴风雨在南加很多地区引发了水灾,罗兰岗徐太太家里也因此被淹。经过调查,房屋淹水的原因是房前树根的延伸拱断了地下排水管,平时晴天的时候,排出的污水都从断裂处自然渗到地下,所以徐太太并没有发现这一隐患。可是接连几天的豪雨导致土壤水分饱和,大雨造成的淤泥又堵住了排水管断裂处,从而引起污水倒灌,致使徐家一觉醒来变成了水乡泽国。

屋内积水给徐家造成了不小的损失,其中包括三个儿子的电脑、一套落地电视音响、一台立式空调、一个书架的所有书籍、沙发、床和家具等都被泡坏。不仅如此,一家人为了抗灾请假收拾屋子,因此耽误了几天的工作和上学,徐太太为了搬动家具还扭伤了腰,所有这些损失徐都算在了房东身上,要求他出面赔偿。但房东以“不可抗力”为由拒绝赔偿,并找来律师出面解释。徐太太也不示弱,找来律师当面咨询,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双方律师发现在徐太太因“不可抗力”而扭伤这个问题上,房东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房东担心医疗费是个无底洞,态度180度大转弯,主动为徐宅更换淹坏的地毯,并修复坏掉的排水管。尽管徐动了恻隐之心,免去了医疗费的赔偿,但律师还是依法办事,要求房东赔偿因水灾所造成的部分财产损失和误工补助等费用。

以上三个房东与房客之间的纠纷表面上看似不同,但其背后的原因却都是一个字“钱”。丽莎和房东宁可打架也不愿意搬走,为啥?因为她的房租比市价的一个单间600元便宜了一倍多,只有280元;房东谢女士的官司也是为了抵押金的钱;而徐太太房东拒绝赔偿水灾损失更是为了一个钱。

在经济不景气的美国,不少华裔移民迫于生活的压力,开始学着美国人,变得“现实”起来。北京人在公车上脚被别人踩了时会幽默地说一声,“对不起,硌着您嘞。”而同样的情形如果发生在美国,则有可能引发一场为钱而索赔百万的官司。(高睿)

扩展阅读

欢迎留言: